不长记性?美国又在说“规则不能由中国定”……

上任近5个月后,美国总统乔·拜登终于迎来任期内首次外访。

不长记性?美国又在说“规则不能由中国定”……

当地时间6月9日,拜登将展开对欧洲多国的访问,行程包括英国、比利时和瑞士。据路透社报道,拜登将在英国与约翰逊会面时重申美英两国特殊关系,并在G7峰会结束后前往布鲁塞尔参加北约领导人峰会,随后在日内瓦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

这条路线显然是精心设计的,再次凸显了美国的决心——拜登此前在线上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时曾表示:“美国决心重新与欧洲接触,与诸位磋商,并重新赢得我们作为可信赖领导者的地位。”

想当“可信赖领导者”,就必须有值得信赖的理念和构想。临行前,拜登把他的构想发表在了《华盛顿邮报》上。

拜登称,他的欧洲之行旨在践行美国对盟友及伙伴重新作出的承诺,以及彰显所谓民主的西方国家在这个新时代应对挑战并遏止威胁的能力,包括增进各国卫生安全以及推动强劲且具有包容性的全球经济复苏等。

在文章中,拜登还提出了推动全球清洁能源转型、升级全球基础设施等愿景,但值得注意的是,他在给欧洲盟友们“画大饼”时,却频频以中国为比较对象。

例如,他在谈及基础设施时说,“全世界民主的西方国家将提供一种可取代中国的高标准选项,以升级更富有弹性且可支持全球发展的实体、数字及卫生基础设施”。

在谈论贸易问题时,他又说,“我们将重点确保由推行市场经济的国家——而非中国或其他什么国家——来制订21世纪的贸易和技术规则。”

在拜登口中,中国似乎成了他对欧洲盟友威逼利诱的工具,在需要时就拿出来说事儿。但这次放完话,抢在欧洲国家之前跳出来“表忠心”的,却是北约。

6月7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与拜登举行会晤,他在会后放话称,中国和北约价值观不同,所以北约必须与太平洋地区的盟国合作,抑制中国的经济增长和对先进军事能力的投资。

这话说得……如果美国和北约的价值观就是颐指气使、唯我独尊,不讲平等而动辄讲什么“从实力地位出发”等以势压人的话,那中国的确与它们不同,因为中国人不吃这一套。

那么,欧洲人呢?他们是否会跟随拜登的“指挥棒”起舞,成为外媒连日来重点讨论的话题,而情况似乎并不像美方所预计的那样乐观。

▲资料图:当地时间2021年3月25日,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以线上视频的方式出席欧盟峰会。(人民视觉) 

虽然拜登在《华盛顿邮报》上说得天花乱坠,但欧洲人也有自己的顾虑。毕竟美国利用丹麦情报部门监听欧洲盟友的丑闻才刚曝光不久,这样一个“盟友”究竟有多值得信赖还要打个问号,而在此时听到拜登强调“美国将确保其联盟关系在网络攻击等威胁面前坚若磐石”,人们难免会觉得讽刺。

更不用提在贸易和技术规则等方面,美欧的现实利益已经相互冲突了。《纽约时报》近日刊文指出,欧洲人并没将中国视为华盛顿眼中那样近乎旗鼓相当的竞争对手,而且其在贸易和能源方面对中国和俄罗斯的依赖程度仍高于美国。

欧盟统计局今年2月发布的外贸数据显示,2020年欧盟27国与中国货物贸易双向增长,中国首次取代美国成为欧盟最大贸易伙伴,欧美贸易则双向下降。在此情况下,拜登宣称要在制订贸易和技术规则时排除中国,显然难以实现。

事实上,此情此景早有先例。

5年前,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发出过类似论调,他当时是为了力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巧合的是,他当时也是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文章,称TPP将让美国,而非中国,引领全球贸易。

“世界已经改变,规则也要随之改变。应该由美国,而非中国这样的国家,来书写规则,让我们抓住机会,通过TPP,以此来确保美国掌握书写规则的笔,而非背上规则的包袱。”奥巴马说。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随着特朗普上台,TPP被立马推翻,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奥巴马当时在文章中诋毁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如今早已结束文本谈判以及实质上所有市场准入谈判,15个RCEP成员国去年11月已正式签署该协定。    

美国当初在亚太地区搞TPP最后铩羽而归,如今又要在欧洲拉盟友下水,但据法新社报道,在与拜登会谈前,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7日为欧盟努力与中国达成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做法进行了“辩护”,他表示“确信这项正在谈判的协议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大步”。

正所谓“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更何况拜登现在连欧洲人的“灵魂”恐怕都还没触动——路透社6月7日援引德国一项民调结果报道称,在访问欧洲前夕,拜登并没有成功挽回美国此前的声望。

这份民调报告显示,“拜登政府执政的头三个月没有影响法国和德国对美国在全世界影响力的看法”。

不过,拜登貌似仍然对自己的影响力信心满满,他在《华盛顿邮报》所撰文章结尾提出了一个自认为是“我们这个时代具有界定意义”的问题:“在一个迅速变化的世界里,民主国家能否团结起来,为我们的人民带来切实结果?”

他自问自答道:“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本周在欧洲,我们就有机会证明这一点。”

但英国《金融时报》7日的分析或许更贴近现实,文章援引外交官的话警告说,在美欧可能的团结声明之下,拜登将不得不面临一个尴尬的现实,即欧盟的经济和战略重点与美国不同,而且这些分歧一直存在公开化的风险,比如一些欧盟国家不喜欢“对手”这个词,而华盛顿经常用这个词来指代北京。

“欧洲有自己的利益,”一家美国智库的专家说,“在中国问题上不会有无缝合作。”

点击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